车前草

壬辰倭乱平壤战役抗倭援朝首胜一

发布时间:2022/2/4 22:06:40   点击数:
白癜风治疗的较有效医院 http://pf.39.net/bdfyy/bjzkbdfyy/190321/6983142.html

明万历十八年,丰臣秀吉致书朝鲜国王李昖。书中言,秀吉欲“长驱直入大明国,易吾朝风俗于余州,施帝都政化于亿万斯年“,要求朝鲜臣服,并作为他侵略明朝的先头部队。朝鲜王国作为明朝藩属,断然拒绝了丰臣秀吉的提议。

万历十九年七月,琉球来使,通报倭国有图大明之意。同年,亦有侨民告知浙江巡抚,倭子国欲拉拢朝鲜、琉球作为先锋,进军大明。

万历二十年一月,侨民许仪后、朱均旺万里投书,言日本入寇之意,书中亦详陈日本国虚实。

万历二十年四月十三日,倭贼十六万并水军九千二百人入侵朝鲜釜山,壬辰倭乱爆发。

溃败

朝鲜作为明朝藩属国,长期以来与大明关系稳定,所以在一开始就拒绝投降丰臣秀吉。然而,当时的朝鲜王国,正处在“两百年平宁之世,民不知兵“的时期。他们面对刚刚结束战国时代,完成了统一的日本,硬气的唯一资本就是身后的大明。

国力尚且如此,朝鲜面对日本十六万大军时的表现也是可想而知了:

四月十三日,日军第一军小西行长、宗义智攻陷釜山,朝鲜釜山佥使郑拨中丸殉城,日军屠城

四月十四日,日军第一、第三军小西行长,黑田长政攻陷西平浦、多大浦、金海府多地。

四月十五日,东莱府失陷,东莱府使宋象贤战死,麾下守军官吏三千人全部阵亡。

五月初一,日军小西行长攻占王京。

五月十八日,朝鲜军临津江防线崩溃,大将刘克良、申硈战死

六月十三日,平壤失陷。

两个月内,朝鲜三都八道尽失,亡国在即,国王李昖西狩,上疏明廷请求内附,还说“与其死于贼手,吾宁死于父母之国“。朝鲜国王也不想收拾这个烂摊子了。与其守着这块破地方和日本人死磕,不如内附明朝,就算死了,也不至于像他葬在汉城的祖先们一样,让日本人把坟包子都给扬了。

当时的朝鲜,除了一代名将李舜臣还能在海上打得日本水军到处乱跑,在陆地上确实已经没有什么抵抗能力了。

然而此时的明朝,并没有打算接受朝鲜国王李昖入境避难,也不打算发兵救援。

原因其实也不复杂。明朝方面虽然看到了朝鲜兵败如山倒的样子,但是样子毕竟只是样子。万一这是你朝鲜和日本勾结,合伙演一出戏来引诱明军主力出战怎么办。现在这样,日本人就算到我国门口了,至少明军也是本土作战,但如果明军大队在朝鲜中伏,造成国内空虚,岂不动摇我大明二百年的基业。

“兵部尚书石星密谕辽东遣崔世臣、林世禄等以探贼情为名,实欲驰至平壤,请与国王相会,审其真伪而归”----《朝鲜王朝实录》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朝鲜到底是明朝藩属,管大明叫“父母之国“,万一朝鲜真就这样亡国了,也有损大明的威严。于是,兵部尚书石星委派崔世臣、林世禄带人去面见朝鲜国王,顺便搜集情报,探一探那边的虚实。同时派遣宽奠堡副总兵佟养正前往朝鲜义顺馆,负责中朝两国之间的情报传递。(此时平壤尚未失陷)

查探的人回来了,明朝也确定了朝鲜的实情,这才决定发兵救援。但是决定发兵和发兵本身是两回事,具体发多少兵、怎么发,还得再开会讨论,开完会还得发命令到各地去动员。到朝廷真正发兵,还得再等等。

不过朝鲜人也没等太长时间。

六月二日,万历爷的谕令下来了

“朝鲜素效恭顺,为我属国。有寇岂宜坐视?令辽东即发精兵两支应援。因发银三万两,解赴彼国犒军,大红纻丝二表里,慰劳国王,令其督率官兵,悉力截堵,如或势力不支,不妨请兵策应,刻期歼贼,作我藩篱。”----《明神宗实录》

辽东巡抚郝杰随即派出副总兵祖承训、游击将军史儒领三千人马,分批入朝救援。

“礼曹判书尹根寿、参判柳根驰启曰:‘本月十五日天朝兵马自早朝渡江,未时毕到。督战参将戴朝弁、先锋游击史儒所率军一千二十九名,马一千九十三匹,手下执旗千总、把总并十员,答应以下又有数员。……参将郭梦征、游击王守官昨夜又领五百军马渡江。……副总兵祖承训领军一千三百九十名、马一千五百二十九匹昨日继到。”

----《朝鲜王朝实录》

三千骑兵到了朝鲜以后,未及交战,就遇到了入朝作战永远绕不过去的问题---粮草。兵法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次明军入朝作战,对手是十六万日军,指望士兵自带干粮打完这场仗是不现实的;辽东军在自家地盘上的各处城堡里都有粮仓,平时随到随补,但这些粮草要运到朝鲜,就得费老鼻子劲了。况且辽东铁骑机动性极强,在边境附近的时候还好,要是一下打到朝鲜腹地,粮草指定跟不上。所以这个问题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把这笔帐算到朝鲜人头上,明军是客军,朝鲜是主人,客军帮忙打仗,主人至少得管饭吧。

但是,朝鲜也没辙。朝鲜土地贫瘠,本来粮食就不多。仅有的那点存粮,让日军十几二十万人这么一压上来,也不剩多少了。柳成龙当时为了明军的粮食在朝鲜仅剩的那点地盘中到处搜刮,也才凑足六百石。而明军三千骑兵,每天就要消耗四十四石粮草,八十多石草豆。这点东西,明军战线一旦前移,立马就要见底。

明军是这样,对面的日军也没好到哪里去。日军在朝鲜迅速推进的后果,就是补给线的不断拉长。如果说只是补给线长了,倒还可以有办法解决,分出人力来运就是了,但问题的难处,就在于事情从来不会这么简单。

首先,日军虽然短时间内就攻下了朝鲜绝大部分领土,但是并没有能形成稳固的统治。一来推进速度实在太快,二来驻守的时间也是实在太短,兵力也过于分散。小西行长已经前进到了平壤,加藤清正后来更是一度摸到了大明的疆土,在前线如此速度推进的情况下,后方却陷入了与朝鲜各地义军的缠斗中。无论是哪个国家,在危亡之际,总会有那么一批人勇敢地站出来与敌人作斗争。年后的中国是这样,当年的朝鲜也是这样。

朝鲜大地本来就缺粮,现在又有这么一帮人存在,日军的陆上补给线肯定也不得安生。那陆路运力不行,我走海运可以吗?答案是可以,只要你打得过李舜臣。虽然日军在陆地上高歌猛进,但朝鲜的海面上还是李舜臣说了算。海运补给补给后方还可以,至于说加藤清正和小西行长之流的部队,海运就照顾不到了。

最大问题还不在于这两处,而在于日本国内。日本那个地形,相信大家都有目共睹,拢共就那么点大,还到处是山。当时农业技术也没有发达到哪里去,日本国内那些个薄田既要养活自己,还要给十六万大军输送粮食,科捐赋税一下飙升,以至于多处都出现了脱田逃籍的人,甚至还因此产生了叛乱。丰臣秀吉本想趁着日军大胜直接出海袭击明朝沿海防线,结果国内这么个形势搞得他也走不掉了。

退一万步说,就算国内粮食都按时筹措到位了,日本和朝鲜隔着海,要运上前线得走海路。海上还有个李舜臣。

明日两军仗还没开打,就被一个粮食问题搞得焦头烂额。这大概就是朝鲜这片土地的魔力吧。

但是就现在的状况而言,双方也都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了。明军虽然粮草不足以长时间作战,打一仗还是可以的。况且,神宗皇帝命他们来支援朝鲜,一仗不打回去交不了差。朝鲜这边柳成龙也为了明军的粮食问题,忙得旧疾复发,躺在床上动不了,差点丢了半条命。都到了这个地步,没有的东西,他也不可能给你变出来。

那就打吧。

“承训本勇将,惯与虏战,意轻倭贼。又闻平壤屯贼数少,谓必全胜取功。至嘉山,问知平壤倭贼犹在,举酒祝天曰:‘贼犹不退,天赞我成功乎!’是日自顺安三更打发,直赴平壤城外。不意兵至,倭人不及城守,惟于城内据险伏兵以待。两将纵兵直入七星门,贼左右发丸齐射。适大雨泥泞,汉兵马陷,史儒先中丸死,承训遂退,后军多被杀伤“----柳成龙《惩毖录》

当时,朝鲜军队的所有情报文书都是对大明军队公开的。祖承训在这些文书中敏锐地发现了其中有一些情报记载平壤城防御空虚,甚至有文书记载城中倭兵可能不足一千五百人。祖承训作为常年征战的辽东军人,自然不可能放过这个立大功的机会。于是,他当即决定,带上三千骑兵,不顾柳成龙等朝鲜大臣阻拦,直奔平壤而去。

柳成龙阻拦他的理由其实很简单,朝鲜在这个时节正值雨季,不利于行军。但祖承训不予理会的理由也很简单,他打了那么久的蒙古人都没怎么输过,还怕几个日本人?虽然在行军的第二天当地就开始下起了连绵大雨,祖承训以及三千明军却一点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一直保持着每天一百八十里的速度高速行进。

七月十七日凌晨,祖承训带着兵赶到了平壤城下。此时的明军已经是人困马乏,原来跟着明军的五哨朝鲜向导,也接连跑丢了四哨。但祖承训依然没有要休息的意思,他给部队下达了命令“先攻城,城下吃饭”。

明军不知道的是,等待着他们的,是一个圈套。当时镇守平壤的是小西行长的第一军。虽然第一军总数有一万八千余人,但是大多都陷入了平壤周边区域的治安战中,无暇守城。据朝鲜史料记载,当时守城日军可能只有大几千人。不过这大几千人,依然远超明军数量以及明军以为的日军数量。

小西行长是个精明的人,他知道明军迟早要来,与其硬拼,不如设伏,所以他早就给属下布置好了任务,用这几千人,给明军张开了口袋。

明军这边毫不停歇地穿过了平壤外城与中城,他们惊讶地发现城墙上一个守军都没有。面对如此反常的情况,祖承训心里也犯起了嘀咕,不太敢贸然前进了。但随即,明军在平壤城的七星门与一支日军巡逻队遭遇了。

日军这边虽然给明军设下了陷阱,但是有一点他们还是漏算了。他们没想到祖承训冒雨行军,只用三天就赶到了。明军这边倒也没有犹豫,毕竟赶了这么久的路,终于看到活物了。这支日军巡逻队只有三百多人,和明军骑兵一交战当场败下阵来。这支日军部队的惊慌失措也让祖承训心里悬着的石头落了下来,于是,他放心大胆地让手下人向前突进,争取拿下平壤。

然后就出事了。

在内城等待明军的是日军的铁炮部队和一支有相当规模的朝奸弓箭手部队。明军纵马入城后,被两侧房屋阻碍,同行不畅,回转不灵。更要命的是,因为连日冒雨突进,明军携带的火器几乎全是湿的,无法使用。反观城内日军依托矮房建筑已经架好了铁炮,虽然因为明军来得突然,他们也是临时组织起来的,但作战计划早就定了,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内城一时间铁炮齐发,箭矢如雨,明军刚入城的先锋当即溃不成军,游击将军史儒、参将戴朝弁当场身亡。当时祖承训在后军,尚在七星门未能入城,只听到前面铁炮轰响,看到前军败退,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不过多年的战场经验还是让他做出了正确的判断——跑。祖承训调转马头就跑,一路从平壤只身跑回了三百多里外的安州。城里的明军见主帅跑了,也慌不择路。许多人在出城逃跑时陷入泥沼,被赶上来的日军杀死。小西行长甚至还率军追击了一阵才洋洋得意地撤回城去。

关于这一战明军的伤亡史书众说纷纭,有说全军覆没的,也有说数千的。朝鲜也有史料记载说:“败归时天将点兵于控江亭,则马失千匹,人亡三百”究竟伤亡几何,如今也无处可知了。但是这一次战斗,无论明军伤亡多少,对于士气的打击都是巨大的。战友丧生,两员大将战死,不说立不立功了,丢人算是丢大发了。

同样受打击的,还有朝鲜君臣。虽然一直没派上大用场,但毕竟人家也为了明军忙前忙后调集粮草,指望着“天兵天将”一举得胜。结果现在天兵被打得如此狼狈,朝鲜人也有些六神无主了。

此战过后,小西行长还给李昖送了一封信,信里大放厥词,称明军不堪一击,他即日就亲自率兵攻来。虽然根据他后来的具体行为判断,这封信不过是为了虚张声势,为他固守平壤争取时间。但在当时,日军经此一战,气焰也不可谓之不盛。

市井无赖

祖承训兵败的消息传回京师后,举朝震动,沿海各省听到消息,都纷纷加强了自己的防务,以防日寇偷袭。不过有趣的是,七月十七日祖承训兵败,七月三十日朝鲜求援的官员到了辽东以后,很快就得到了明军出兵的保证,还附带了一份详尽的救援计划。

“宜行经略及督抚责令吴惟忠统领南兵、火器手各三千,限五日内往辽,并发到兵马及本镇兵丁一万克日赴义州,同朝鲜兵将协力堵剿,蓟、保两镇各选精兵五千,宣、大各选精兵八千,马步相半,择将统领,文到五日,即往辽东,听经略调遣,户部速办粮料,并移文四川巡抚速催刘蜓兵马,星夜前来,各督抚挑选精壮,无徒虚文塞责,及谕国王固守义州,以俟天兵恢复,勿蹈甘弃社稷之罪。上命如议行。”----《明神宗实录》

此时,大明的第二波援兵已经在路上了。辽东军已经有四千余人进驻到中朝边境的宽奠、汤站、凤凰城等地;辽东游击张奇功带领一千人率先进驻朝鲜义州;另外还有骆尚志、吴惟忠领南兵三千人携带各式火器,正在赶来的路上。不算宣府、大同、四川各地还没到的,明朝已经在边境上陈兵六千余人。而这些人,在祖承训兵败还没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就集结完毕了。

当然,如果这是明廷收到祖承训兵败消息以后才调的兵,凭当时的科技水平是不可能到得这么快的。这些部队其实在六月中旬,祖承训渡江去朝鲜的同时,就已经接到命令开拔了。也就是说,就算祖承训没有败,朝鲜人不来求援,明朝也已经认真打算介入朝鲜的战事了。

而祖承训这一次的败北,也是给还未出击的明军大部士兵敲响了警钟。

不过即使到了这种地步,明军也依然只是在边境驻扎,没有动身入朝的意思。原因不外乎有三。首先就是粮草,祖承训三千骑兵的粮草问题就能让柳成龙忙掉半条命,如果数万大军此时蜂拥而入,粮草补给就会成为明军的致命弱点,所以粮草不到,大军坚决不动。其二,就是指挥官。大军出征,将领是很重要的一环,但当时能打的明军将领,大多都在宁夏平定叛乱,分身乏术。万历三大征中,朝鲜之战通常被认为是一场相对较小的战事。宁夏哱拜叛乱,前前后后牵扯了半个国家的部队和将领,而且仗正打到一半,明显比朝鲜重要多了。

第三个理由,就比较有意思了。当时朝廷除了平乱,还在忙另一件事——争国本。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熟悉明史的朋友自然清楚,因其牵涉众多,跨时也很长,这里就不多赘述,只说结果。此时的朝廷百官,正在为太子出阁读书的事与皇帝本人相持不下。朝鲜这件事百官大多不愿意提,因为一旦提了,皇帝就会借坡下驴,以战事为借口把争国本这件事糊弄过去,所以,为了大明未来的江山社稷,朝鲜的需求暂时得靠边站。

理由虽然很充分,但光这么拖着也不是个办法,万一小西行长真的像他信里所说,带着大军打过来了呢。为了争取时间,兵部尚书石星想了个办法:“和谈”。当然这不是真的要和日本人讲和,只是为了给大军集结争取时间,说白了就是想个办法先把日本人忽悠住原地不动,等大军到齐,就开拔把他们赶下海。

想法是个好想法,问题在于没人愿意去。“和谈”这个主意是石星拿的,却不是皇帝拿的。大明的立场明面上一直很清晰,没什么好谈的,就等着部队到齐去朝鲜揍日本人。但是为了争取时间,又不得不派个人去忽悠日本人。这件事皇上不给背书,文武百官自然没有人愿意去,毕竟这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说不定还得掉脑袋,傻子才去。石星没办法,最后只好想出了个死马当活马医的法子。

“兵部尚书石星度越江事,倭且罢奔命,募能入倭关说者,于是游客沈惟敬往宣谕,以数骑走倭营,刺情形归报,石大惑之。会中朝简侍郎宋应昌经略,以员外郎刘黄裳为主事,袁黄赞画,大司马以惟敬可佐缓急,题假游击赴军前请金行间,应昌以十月终抵山海关,士马刍粮征调未集,而大将军李如松甫平西夏未至,因谬借惟敬縻倭”

----茅瑞徵《万历三大征考》

石星的办法,就是民间招募。朝中大员不愿冒这个险,民间胆大不怕死的可多了去了。这一招,还真让他招到一个不怕死的。应募的人叫沈惟敬,浙江平湖人。据传闻,此人年轻时当过兵,和人一起炼过丹药,还在胡宗宪手下当过幕僚,抗过倭,如今已经六十多岁,成天和一群方士、无赖厮混。关于这个人的具体成分,《明史·朝鲜传》中如此记载“惟敬者,市中无赖也“。

这么一个人,作为石星这个计划的执行者,却可以说是正合适。

沈惟敬被石星相中后,六月底就入了朝鲜,比祖承训还早。不过当时朝鲜王室一心想着让明军替他们出战,沈惟敬在朝鲜君臣面前又整天一副市井做派,说起话来满嘴跑火车,结果到最后也没能有机会和日军提和谈的事。而现在,情况就不一样了,朝鲜那边没什么战斗力,明军这边人还没到齐,日本人也不知道打什么算盘,一直没有动作。于是,沈惟敬大展身手的时候到了。

“惟敬以黄袱裹书,使家丁一人背负,骑马直驰普通门入,倭将行长见其书,即回报来求面见议事。惟敬将往,人皆危之,多劝止者。惟敬笑曰:‘彼焉能害我也。’从三四家丁赴之,行长、平义智、玄苏等盛陈兵威出会于城北十里外降福山下。我军登大兴山头望见倭军甚多,剑戟如雪,惟敬下马入倭阵中,群倭四面围绕,疑被拘执。日暮惟敬还,倭众送之甚恭。”----柳成龙《惩毖录》

沈惟敬第一次去找日军谈判,没有派朝鲜或者大明这边什么人去传话,而是自己找了块黄布包上和谈文书,带了个家丁,直接跑马到平壤城普通门下叫门,就把文书送进去了。恰巧日本那边,等着和谈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日军打到平壤只用了两个月,但是这两个月也足够让他们从丰臣秀吉那个假道入明的美梦里清醒过来了。打下平壤这么长时间,天天就忙着和义军斗,还要想办法解决粮食短缺,烦都烦死了,根本没有力气再往前推进。但要是就这么走了,面子上挂不住,回去也交不了差,和谈可以说是解决日军目前困境的最好办法了。虽然没能打入大明,但是能在现有战果的基础上再向明朝讨个封贡,在朝鲜能稳住阵脚也已经足够好了。至于丰臣秀吉天天嚷嚷的“入唐”,还是以后再说吧。

日军这一想法的提出者以及忠实支持者,正是平壤守将小西行长。他等沈惟敬的这封文书已经等了太久,现在终于收到了,便赶紧派人回复说愿意和谈。沈惟敬这边倒也胆子大,听到对面愿意谈,不顾众人劝阻,带着三四个家丁就赴会去了。

第一次谈判的地点在平壤城北十里外的福山,小西行长这边虽然愿意和谈,但是也不想在大明使者面前露怯,摆足了刀兵阵势,想给沈惟敬来个下马威。沈惟敬这边到了地方,看到日军队列鲜明,剑戟如霜,却一点也不害怕,倒是在远处观察的朝鲜人吓坏了,还以为沈惟敬被日军抓走了。

这次谈判中,沈惟敬充分发挥了他的长处——忽悠。小西行长提出了两个条件:一是恢复日本向大明进贡的许可;二是划大同江为界,南归日本,北归朝鲜。沈惟敬当时只是挂了个游击将军的职称,什么实权都没有,但他就是敢在日本人面前拍胸脯,信誓旦旦地告诉小西行长,虽然这个事我拍不了板,但是我敢跟你保证,既然你有和谈的诚意,这些要求皇上一定会答应。小西行长被他哄得高兴坏了,据史料记载:

“翌日,行长遣书致问,且曰:‘大人在白刃中颜色不变,虽日本人无以加也’。惟敬答之曰:‘尔不闻唐朝有郭令公者乎,单骑入回纥,万军中曾不畏惧,吾何畏尔也’。因与倭约曰:‘吾归报圣皇,当有处分。以五十日为期,倭众毋得出平壤西北十里外抢掠,朝鲜人毋入十里内与倭斗。’乃于地界立木为禁标而去”----柳成龙《惩毖录》

沈惟敬不仅把小西行长忽悠得对他万分敬佩,毕恭毕敬,临走了还欺负人没有文化,偷偷拿“郭令公入回纥”之类的话编排人家,曲里拐弯地说他是蛮夷。小西行长也不知道是真没听出来还是不在乎这些,总之满心欢喜。谈判结束后,小西行长看沈惟敬要回去了,还特意拿了几条鸟铳给沈大人作伴手礼。除此以外,沈惟敬还在谈判中私自和日军约定以平壤城外十里为界,五十天内,日军不能出界杀人,朝鲜人也不能入界和日军交战。后来虽然朝鲜人没有搭理他,但日军倒是真的没有再越界杀人。

沈惟敬回到义州以后,小西行长还写了一封信送来,里面特意把自己的官职全称罗列了一遍,希望沈大人能帮忙呈给万历,好让自己在大明皇帝那里混个眼熟。如果小西行长当时弄清楚了沈惟敬的真实身份,他就会知道,他当时就算和沈惟敬说要万历皇帝把整个朝鲜都赐给他一个人,沈大人也是会答应的。

无论如何,沈惟敬这一通忽悠,总算是把日本人稳住了。在沈惟敬和日本人谈判的同时,明朝这边还派了一个人来朝鲜。此人名叫薛藩,他虽然只是个行人(信使),但他此次入朝肩负的任务,是搜集情报。祖承训的战败用惨痛的代价揭示了明军对朝鲜情报不足的问题,这一次薛藩就是要记录下关于朝鲜和在朝日军的各种细节,为明军入朝做前期准备。

前期工作完成,日本人也安抚好了,此时鸭绿江两岸驻屯的明军,已达四万之众。四万人中,辽东、浙兵精锐尽出,朝廷后来还根据薛藩带回来的情报,加强了明军火力配置,征调了大量的火器。此时的明军,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转载请注明:http://www.zhengyilun.com/cqczp/546342.html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