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前草

莫非诗与自然摄影六月,在野草那边

发布时间:2017/10/18 13:27:07   点击数:

点击上面蓝字风吹草木动▲订阅

---------

莫非

诗与自然摄影

---------

野草

六月,在野草那边

野草,就是在我们看不见地方自灭自生的事物。可以是不起眼的萹蓄,还可以是山坡上零星的燕麦,甚至可以是从屋顶冒出来的构树的幼苗。

如若没有野草,人类的前世今生无从谈起。没有有野草,吃的没有,喝的没有。连没有也是没有的。

野草总是来年的更神奇。去年的野草被火烧了。今年的野草掩盖着野草。把野草从野草里找出来是很难的营生。

文明自以为特别文明。野草根本不在乎在野不在野。有人就问了,野草有什么用呢?其实野草的用处不用的时候是想不起来的。

野草在我这边,已经不是野草。至于是什么,我说了也不算。野草年年长在那里,寒暑来往,春秋有序,从来不曾草草收场。

而人类往往不知其深浅。

莫非

.6.17

白茅

禾本科白茅属多年生草本植物。俗称茅根、茅针、谷荻。其根良药,凉血止血。李时珍认为:茅有数种,夏花者为茅,秋花者为菅,二物功用相近,而名谓不同。李时珍的的分类是我喜欢的。

更绿的草总是长在栏杆的另一侧。

酢浆草

酢浆草科酢浆草属多年生草本植物。另有白花、黄花、红花、粉花酢浆草。而粉花酢浆草在分类学意义上,叫大花酢浆草。俗称酸浆草、三叶酸草,尝尝就明白了名字的由来。顺便一说,酢浆草有个远房大哥,叫阳桃(两广地区叫洋桃,也应了其产地并非本土的情况),吃起来,也是酸的,地球人都知道。

雷在天上滚动。

地上有了新的辙印。

萹蓄

蓼科蓼属一年生草本植物。俗称萹竹。原产中国。有毒草药,利尿打蛔,也治黄疸、霍乱。《诗经》卫风有诗:瞻彼淇奥,绿竹猗猗。“绿”指荩草,而“竹”即萹蓄。

人有两只耳朵真是幸运。

一只耳朵听,另一只可以听不见。

茼麻

锦葵科苘麻属一年生草本植物。俗称青麻、白麻、车轮草。有年以上栽培史。古人编鞋、搓绳、制衣的原料。也是草药,治耳炎、耳鸣。另有容易同苘麻相混淆的植物叫磨盘草。区别是,苘麻的果实“睫毛”长,磨盘草的果实的“睫毛”极短。长江以北地区看到的,通常都是苘麻。

蓝色的火焰和天空是同一个瞬间。

鸭跖草

鸭跖草科植物鸭跖草属,一年生草本植物。草药,南北随处可见。有翠蝴蝶之雅号。

你会发现有些植物的变种比本来的更诱人。

沿阶草

百合科沿阶草属多年生植物。沿阶草的名字和沿阶草一样漂亮。多好的沿阶草啊,哪怕在沿阶草不开花的时候。

也许有人把金子白白扔在了你脚下。

不过,你若是拣起来就不再是金子。

漏芦

菊科漏芦属多年生草本植物。俗称野兰、鬼油麻,狼头花。北京、河北、山西等地多见。很多类似植物在中医本草那里都叫“漏芦”,常常叫植物学家“漏洞百出”。

一句话就可以贯穿我们短暂的一生。

我们说的再多也无济于事。

狼尾草

禾本科狼尾草属多年生草本植物。禾本科植物来到世界主要是给分类学家找麻烦的。全球有多种,中国种左右。衣食住行都离不开。狼尾草属也许没狗尾草属那么幸运但比狗尾草属多了一份自在,因为无需人类特别照顾,有雨来有风吹就好。禾本科几乎都是风媒植物。

身边每个细小的物件都藏着我们的灵魂。

车前草

车前草科车前属植物,全球有多种。中国约21种。俗称车轱辘草。分布极广,比传说还广。有马车停的地方车前草也会停在那里。据说车前草的药效之一就是马给“吃”出来的:治疗尿血症。

青草也可以绕过巨石同另一片青草接壤。

水葱

莎草科藨草属水生植物。与葱向无瓜葛。别称莞草、蒲苹、葱蒲。

儿时住过的四合院如今只是一块平地。

那里长出的草我叫不出名字。

那里将来的用处我也不得而知。

大麻

大麻科大麻属植物。原产中国。常见栽培的大麻,别称火麻,是榨油和纤维制品的原料。而毒品大麻属于大麻亚科的一种植物,并且只有开花的雌株才是毒品。

你大声呼喊。

孩子们都在草丛冒出来跟着你一起喊。

虎尾草

禾本科虎尾草属植物。原产非洲。虎尾草喜欢在屋顶上活,不喜欢狼尾草也不喜欢狗尾草。也是良药,头痛医头,脚病医脚。

就在眼前开花的植物让人心惊肉跳。

金狗尾

禾本科狗尾草属。与狗尾草最简单的区别是:花序是笔直,粗细均衡,而狗尾草的花序是垂弯的,叫狗尾草一点不冤枉。金狗尾草有明目之药效。

青草的清香弥漫了临近秋天的某个黄昏。

莳萝

伞形科莳萝属植物。在埃及有年以上栽培历史。原产欧洲和印度。俗称洋茴香。最原始的香料之一。

我一路数着天边的星星找到了你的家。

马鞭草

马鞭草科马鞭草属植物。与常见墨柳叶马鞭草是亲戚。而柳叶马鞭草常常被各地假装薰衣草忽悠游客。很多所谓薰衣草花园,引种的都是柳叶马鞭草。

野草

莫非

一样开花一样结果,比一棵树也不少什么

可是人的世界,开花不一样结果都一样

身边的杂草,在我们的忽略中顽强生长

仿佛不为证明什么。荒野的力量无法扑灭

麦子结束,六月开始之后的天空还是空的

杏子在树上,谁来或者谁不来毫无瓜葛

荠菜踪影全无。就像去年的蜀葵等在那里

不在乎朝代往复,甚至不在乎春夏更替

芒种和农业已经根深蒂固。遵照历法行事

鸟纷纷落地。不看星辰但星辰依旧照耀

漆黑一团的地方。扎根的狼尾草拔高了

水杉的枝梢,尽管一样开花没有一样结果

莫非

、6、3

风吹草木动

Windblows\Grassgrows77

草木通灵万物如一

赞赏

长按







































治白癜风杭州哪家医院好
迪赛胸腺肽肠溶片


转载请注明:http://www.zhengyilun.com/cqczl/13791.html

------分隔线----------------------------

热点文章

  • 没有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 没有推荐文章